團員:Mei Ching Hsieh

#明年我還要再來謝謝富哥阿土伯和一起行腳的團員們         全部文章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付出是快樂被祝福的開始感恩媽祖婆保佑更感動服務神明的苦茶富志工團隊
#沒有餐風露宿不會體會到陌生人間彼此照顧相扶持的美好人性

放過天燈,被蜂炮炸過,看過放水燈,燒王船⋯看的成份多過自己的踐行。這次媽祖遶境隨然沒走完全程,但是關鍵路段卻無ㄧ錯過,甚至還意外回台北接了爸爸媽媽兩位老人家到新港奉天宮參加媽祖祝壽大典。

感恩每個真實不虛,只可自己去親身ㄧ步一腳印去經歷,才能真正體會出來,為什麼遶境會如此嚴峻的考驗著體力,但卻還能如此吸引人ㄧ年又ㄧ年,參與的人數也越來越多的美好!

這次大甲媽祖遶境主題為「付出」:

在整個過程中,有幾個讓我印象特別深刻的人事物,想跟大家分享一下:

感佩這次活動的特別請假從各地會集到大甲報到,擔任遶境隨駕的所有轎夫前導儀隊及車陣的志工們。

尤其「鑽轎底」:在民間習俗是很殊聖,但不可諱言也是非常危險的;特別這兩天因爲是周末假期,警察先生說人數至少是往年的兩倍以上,因此常看到一大群,至少ㄧ兩百人就跪在馬路上等待鑽轎底的熱情民眾。徒步遶境大批洶湧的人潮,加上旁邊穿梭的車輛,深歷其中按理說場面其實應該是驚險的,但一周下來,各個平安圓滿。

其次在遶境期間的公共危安問題。我必需要佩服轎夫的體力和執勤人員當下的超強判斷能力,為了圓滿信眾的願望他們會盡全力滿足,但必需付出很大的體力和專注力,才能確保信眾平安完成願望。媽祖來前巨量的鞭炮,因為是民間信仰之故,一年一度,所以不忍苛責,滿地似巨龍的鞭炮煙火,施放起來極其狀觀,放炮前的預告,隔離算做的很到位。

當然我相信這些遶境慶典活動有他們負責任的態度,這其中肯定也有媽祖的慈悲力在保祐大家並幫助他們一臂之力!

其次是整個遶境過程的環保垃圾問題。媽祖婆所到之處,鞭炮四起,但不消多少時間馬上被收拾乾淨,特別是奉天宮凌晨半小時淨空環境那一幕的速度和水平。其次,沿途的寺廟都會提供齋食供遶境民眾,早午晚餐宮廟前總會有志工包辦所以的料理,壅擠卻不混亂;此外熱情的民眾提供各式各樣的食物飲料,應有盡有,雖然大家都很有公德心,不會亂丟東西。但美中不足的是「ㄧ次性垃圾」還是製造太多太多了,即使店家都會配置垃圾回收桶,也有看到有遶境的環境志工沿路檢拾少量的垃圾,但製作的塑膠杯瓶量還是可以改善ㄧ下!

最後是遶境的民眾人身和錢財安全問題。前後ㄧ周下來,有人是徒步的,有機車隊,有自行車隊。徒步的有背包客,有人是推行李推車,行李推車則有各種型式,可是幾乎沒有聽聞有人因為碰撞而產生衝突和因此受傷,反而常觀察到會自發性的相互幫忙,協助負重,幫忙指路,分享遶境心得,提供物資共享⋯。雖然說要注意小偷扒手,但每到落腳宮廟,有人會主動提供充電線/座,卻沒人擔心手機是否會被偷⋯,放在開放空間的物資是否會遺失⋯等等,離開時大家還會互相提醒別落下東西⋯!

宮廟內外,校園圖書館公共場所甚至大賣場民間倉庫⋯等等,都會熱情的提供讓沒有飯店民宿落腳的遶境民眾ㄧ些方便,讓民眾於行腳累了有地方可以歇一會或夜間露宿或搭帳棚甚至洗澡;也有些民宅也會特別在門口貼出告式,歡迎民眾借用洗手間和淋浴間!

謝謝這一切素未謀面的同路人。苦茶富志工團團長和領隊無私的奉獻,帶領我們這群意外火車上撿來的菜鳥新手,感恩火車上認識同年同月的董老弟為我爸媽準備的觀禮凳子和休息處;和我上海秘書同名同姓的楊芳大哥和李姊讓我行李共乘,沿途負重推車減輕我們ㄧ路的負重;Kerri和Jeff贊助的五指襪,家臻的消炎放鬆藥,83歲阿嬤的超人體力與精神,從廈門千里來相遇的小閉,福寧宮明俊送我消毒貼布剪刀和教我如何搭香客車減輕腳傷完成全程,福寧宮幫我消毒上藥給人蔘片和差別的志工姊妹和阿姨,順天宮的開朗新朋友紅荳跟我說她每天市府圓上來回徒步的故事⋯還有許多說不完的故事!

在遶境期間這些素昧平生的真性情的朋友,讓我體悟到許多本土濃醇的人情味,如果台灣所有人民都能夠如此,相信台灣會更好,也因此起了幾個水泡後還能堅持走了幾百公里?!

 

團員:Kerri

“只要帶著一顆平靜的心前往,一路上民眾的熱心相助以及媽祖在路途中的冥冥指引,會讓你非常訝異”

 

《簡單相信》

從小在員林長大的我,對於大甲媽遶境並不陌生,但會踏上九天八夜的遶境行程,也許是從去年大甲媽祖遶境經過員林時,我在機緣下拿到了墊轎金種下的種子,今年,當Jeff提起想參加遶境,「心中有念、剛好有伴,那就同行吧」,當下我們就打電話跟苦茶富大哥報名了。

在決定參加後,開始上網查資料,越看越擔心我能不能順利走完,直到有人提到:只要媽祖允了聖杯,就會有股力量護你走完全程。我整顆心平靜了下來,就帶著這份簡單相信,我們出發了。

 

《用心V.S.上腦》

從大甲出發後,因為對遶境路線沒概念,所以沒有任何想法或預設立場,就只是依著那份初心、憑著那份簡單相信,跟著團隊前進著,一路上我們還驚嘆直接睡在省道上的勇氣、感恩供徒步者休息的「自由座」、欣賞走累了直接在路邊抬腳的「美麗風景」、也不忘沿路蒐集美食、甚至還玩起了超車遊戲。

但是從過了大度橋後,進到了我熟悉的家鄉,聰明的腦袋進場了,開始調出資料庫,然後開始一個又一個的分析,接著提出了一個又一個的質疑,「怎麼從彰師大到陽明國中那麼遠?」,「怎麼要進彰女的路口還沒到?」,「天啊,花壇到底有多大?怎麼一直走不到大村啊?」,「為什麼騎車只要幾分鐘的一段路,我卻怎樣都走不到啊?」

腦袋開啟了自我保護機制,不斷地在說服我放棄、不斷地提出前方路途遙遠的數據、不斷地開啟警告視窗、不斷地製造身體已經不堪負荷的證明,這些聰明腦袋給出的問句,讓我徹底被擊垮、完全放掉了初心、忘掉了簡單相信,讓我全然的慌亂、失措,然後我全然地節奏大亂,身體也真的開始出現狀況。

 

《在對話中調整腳步》

從第二天員林出發開始,我就因左膝出現狀況而落後,在那段踽踽獨行的漆黑道路上,我幾乎快撐不住,好幾次都想伸手攔下徒步服務車,直到天微微亮,我開始跟自己對話

,想著自己為何而來,想著放棄對同行夥伴可能的影響,練習對痠痛不已的雙腿唸著零極限四句話,就這樣撐到了溪洲。

過了西螺之後,另一段考驗又來了,腳底那如針扎、如電麻的不適,還有對抽筋的恐懼,讓我把什麼願景、什麼信念早已拋在腦後,沿途就盼著休息,席地而坐、除去鞋襪

不斷地揉腳捏腿,唯恐抽筋了就得中止,在我慌亂腳步時,開始有人走上前來陪我說說話,雖總離不開這幾句:走第幾年了?要走幾天啊?為什麼會想來走啊?

然後分享他的經驗,我總覺得這都是媽祖派來守護我走完這段路,就這樣,在一個一個的對話中,進到了一個一個休息點。

 

《越是恐懼,越是真實上演》

這一路上,因為超給力夥伴Jeff,總是注意著土哥跟富哥的所在、我們位在整個隊伍的哪裡,到了定點就會叮囑我現在休息多久、該做什麼,一路上常因體力不濟而恍神,他也會把我撿回來,讓我未曾迷路或是掉隊。

回程從北斗出發的清晨,Jeff讓我跟著團隊先走,叮囑我別給丟了,突然我變得超級緊張、害怕,於是這份恐懼就真實地上演了,明明我緊盯著土哥的旗子,明明就看到富哥站在整個隊伍的最前頭,可是當大隊停下來休息時,我卻因為太緊張而完全沒看到,就在一個瞬間我跟丟了,這個代價是我們追著大隊跑,代價是我們失去了一個小休息跟一個大休息的時間,被恐懼引領前行,真的是太可怕了

 

《感謝九天八夜的同行》

去程的匆匆與慌張,直到回程才開始有點心力可以去看看身邊的人(說實話,真的有覺得到底這些人是哪時候冒出來的?),然後發現有好多好多人沿路默默地守護在我們身後

撿拾迷路的、陪伴走不動的、還得時不時丟話題或笑話照顧我們的心靈,也有默默的、帶著自己的信仰、對家人們的愛,一同走這段路的。感謝你們,這九天八夜來的同行與照顧。

 

《想再多、看再多,不如起身到此吧》

身為彰化的小孩,每年總會經歷媽祖遶境的盛事,卻從未想過會身在隊伍當中,甚至是全程徒步九天八夜。

出發時,我還跟Jeff開玩笑:拿著進香旗、參加進香團,是爺爺奶奶們在做的事情吧,想不到我們已經到了這年紀了。

直到一步一履完成這三百多公里;,直到神轎在眼前,感受到那份莊嚴;,直到鑽了神轎,感受到那份祝福;,直到扛了神轎,感受到那份重擔;跟著神轎走過一段又一段,感受到那份神聖。

看著那些在路邊排隊等待,殷殷企盼媽祖神轎到來的人們;一張張鑽過神轎後的臉孔,或喜、或淚、或是滿滿感恩;一位位一起走過九天八夜的夥伴,大家互相支持、照顧、打氣;一點一滴、一景一幕,至今仍縈繞我心頭、依然感動與震撼著我。

媽祖遶境是台灣傳統文化裡非常美麗的一個環節,不論你的信仰是什麼,不論你曾聽過、看過多少,也許妳也想過有生之年也要來走一趟。

但,再怎麼思考都是顧慮、再怎麼想都是困難,倒不如就放下腦袋中的評估判斷,背起行囊走入其中,用心去感受、帶著愛前進,寫下媽祖與您的篇章。

 

 

團員:柳皓淳

 

三年👣,完成了✅
這不是一個結束而是另一個開始
直到現在才有時間思考這段旅程

這三年的改變就是「人」的改變

三年走完,問我為什麼來走?
沒有原因,就是想來。

第二年、第三年會想繼續走並不是因為所謂的「走三年才能畢業」,而是因為「想要、喜歡」,所以不管幾年才能畢業,只要有時間我都會來完成,可以的話我甚至想走一輩子,因為這段路總是讓人苦的很幸福。

這九天可以放下煩惱、放下偽裝、放下身分、放下身邊的一切,展現最原本的我,團裡也不會有人問我為什麼不化妝?為什麼不打扮?
因為在這裡每個人都是用最真實的樣貌在生活。

三年來曾在夜晚經過地下道、火車站,看到那些無家可歸、無處可住的流浪漢們鋪塊報紙就睡,從中發覺徒步遶境的我們還有睡袋、有信徒給予的飽食,幸福多了!我想這是媽祖要讓我們學習的:「不要身在福中不知福」。
一路上的香客和廟方人員,他們散發著施恩不求報的精神,是媽祖派來的善心使者,真心感謝他們給予我們飽足和精神支柱。

最最最感謝的是團隊領導者和幹部,說實在沒有他們我根本不可能走完,除了因為我是路痴😅,最重要的是部隊的前進與適當的休息,這是多年累積的經驗,安排才能如此完善。
還有苦茶富團的攝影師們,這些最真實的照片,有你們才有紀錄,每年都很期待,謝謝你們,真的很感謝❤️
幹部們除了走還多一份責任,無私付出的他們,其實也會有腳痛不舒服的時候,就算他們看起來很輕鬆,但事實不一定如此,因為就算痛也不會告訴你。
相信很多人都是這樣的,能來走的人都需要耐力、毅力,團員有時候聊著聊著會不想說話、會擺臭臉,都是因為正在痛...

會喜歡待在苦茶富團,是因為富哥教的:「歡喜走、甘願受」、「地板就是你的椅子、你的床」、「全程茹素」、「不走腳會痛」

這三年自己改變許多,人生途中的不順遂都能迎刃而解,是巧合也是必然,更多的理解是緣分。

人生能夠偶爾這樣放空享受,真的很幸福🥰。

👇👇👇以下是三年來的心得....👇👇👇
第一年。
高二時因為在全國賽獲獎而可以保送大學,所以當年決定要多安排一些有意義的事情來充實人生,毫無猶豫第一件事就是:「完成大甲媽祖全程徒步遶境」。
從小生長在中部海線、拜大甲媽、每年媽祖遶境要去稜轎底,種種原因,加上爸爸已經徒步走了五年,我想自己的緣分到了。
第一年幾乎活在自己的世界,一路上死黏著爸爸,看到他就一定會看到我,然而第一次走就能順利完成,都是因為爸爸給的經驗分享。
「你不怕走不完嗎?」這是我第一年參加遶境前最常被家人朋友問到的問題,但卻是最容易回答的:「不會。」
都還沒做,又怎麼知道做不到呢?認真來說我從未問過自己這個問題,因為我只會告訴自己:「我要走全程。」畢竟對我來說決定的事情,是不會輕易放棄的💪

第二年。
因時間問題,事前練走的次數減少許多,這一年走的很辛苦,永遠記得在前往員林火車站那晚,我走得很慢,之後甚至常常脫隊在後面,但很感謝的,有位團員陪著我慢慢走,雖然我什麼都沒說,也不知道他是否感受到我很難走,但卻默默地陪著,可能是媽祖派來的,因為沒有他,我想這段路會更難走,是考驗也是修行。
這一年我開始學習如何敞開心胸和陌生團員聊天,因此慢慢認識到許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尤其我發現參加全程徒步一年以上的年輕人想法都挺沈穩,和他們也很聊得來。
因為有這些朋友,我不再像之前都黏在爸爸身邊,如同人生,總有一天要離開舒適圈,然而這也讓我在這趟旅程中,覺得有一點很可愛~
第一年都是我在問團員:「你知道阿土伯在哪嗎?」
第二年卻變成阿土伯問團員:「你有看到我女兒嗎?」

第三年。
今年走完全程後,我常常思考自己在國手這條路之所以能順一些,有一部分似乎都是走來的,這樣說好像很迷信,卻也不得不信。
今年確定要參加徒步後,有人告訴我說「媽祖有來,你有求,媽祖會幫你,今年大甲媽祖祝壽大典一定要到,可能是有要幫你。」說實在當下聽到這句話很感動,這是各種壓力、壓抑所集結的,好的壞的都有。媽祖是存在的,你說的祂真的都會聽到,這也讓我對今年的徒步感到一些期待和緊張。
今年順利的完成了,卻讓我看見自己身體的各種狀況,好幾處舊傷都會輪流痛一下,這些三年前就有的病根,都在今年出現了,就這樣時而痛時而不痛的,或許是告訴我要好好保養,以免影響自己的訓練生涯。

三年來,我改變了。好的改變。

 

 

全站熱搜

苦茶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